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搜索
熱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聞熱線:4189188 4360586   廣告熱線:18863607077

绝地求生辅助卡盟:再說夏家溝的革命英雄故事(一)(王錫文)

绝地求生维护公告时间 www.ajfzn.icu 2019-5-13 09:17| 發布者: 安丘大眾網 |原作者: 王錫文 分享到:

摘要: 2016年10月9日至10月18日,本報分五期刊發了《莒沂安山區革命大本營夏家溝》一文。稿件刊發后,記者又陸續收到了多位夏家溝村民和該村在外工作人員的電話,他們多是當年夏家溝參加革命人員的后代。他們在對本報對夏 ...
    小序:2016年10月9日至10月18日,本報分五期刊發了《莒沂安山區革命大本營夏家溝》一文。稿件刊發后,記者又陸續收到了多位夏家溝村民和該村在外工作人員的電話,他們多是當年夏家溝參加革命人員的后代。他們在對本報對夏家溝那段艱難而又光榮的革命歷史進行報道表示感謝的同時,又提供了不少線索信息。記者對這些信息資料進行了反復查證,并以已得到確證的部分信息內容為基礎,歸納綜合,寫出本文,算是對《莒沂安山區革命大本營夏家溝》一文的一個補充。

還有一位“播火人”叫高桂芹

    夏家溝黨組織的“播火人”,除了《莒沂安山區革命大本營夏家溝》一文中提到的共產黨員白錫政同志(原莒縣孟疃人,今諸城市孟疃村)外,還有一位女黨員,叫高桂芹。她出身于莒縣縣城一位大戶人家。1938年10月,白錫政受中共山東濱海區委及莒縣縣委派遣,第一個來到夏家溝開展工作。接著,高桂芹也來了,她與白錫政一起在夏家溝發展黨組織和革命力量,逐步使夏家溝發展成為我黨在莒沂安交界山區的基本立足點和莒沂安根據地的創建基礎和核心中樞。
    1938年的夏家溝及周邊莒沂安山區交界處的莒北山區村莊,日、偽、頑、匪等反動勢力橫行,另外一些地域性會道門在各村民眾中也有一定的影響,我黨的影響則基本還處于空白。那時的夏家溝是莒北丘南交界山區的一個大村,有近2000口人,各方勢力對夏家溝村民都比較關注。在這種情況下,白錫政、高桂芹等人在夏家溝為建立黨組織和發展革命力量所做的工作,都是秘密進行的。經過兩三個月的準備,終于在1938年農歷臘月初八成立了夏家溝黨總支。
    1938年農歷臘月初八(1939年1月27日)這一天,是傳統的“臘八節”,也是當時莒北一個會道門的會眾們大集會日子。那時的日、偽、頑等勢力,對會道門的民間活動一般不干涉,所以白錫政、高桂芹就利用這個時間和機會,在多個重點戶中同時組織開會,成立了中共莒縣五區夏家溝總支部。從黨總支成立到1939年春節期間,村內黨員的發展和基本群眾的爭取工作仍是保密的,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夏家溝的黨員和群眾積極分子總數達到了500人之多。特別是當時南崖頭上的住戶,人口約占全村的二分之一,而中青年中,據說只有少數幾個中年人沒有入黨。
    高桂芹來到夏家溝后,所起的重要作用,就是激發了夏家溝婦女的覺悟,吸引了不少婦女積極入黨,或者支持自己的丈夫、兄弟入黨,如夏守香、夏靜一、程潛、夏鳳元、高清明等人。正因為有了婦女和家庭的支持,該村黨員和群眾積極分子的發展工作才比較迅速。就是高桂芹離開夏家溝后,也有不少女性村民受其影響陸續入黨。所以在1938底至1945年期間,該村中,夫妻同是黨員的、父子同是黨員的、父女同是黨員的、兄弟姐妹同是黨員的情況都不少。其中夏德九和兒子夏乃臣、兒媳程潛、女兒夏靜一,都是1938年農歷年底入黨的。夏臣忠和老伴劉氏也是在那時同時入黨。夏德九和夏乃臣先后犧牲,夏靜一曾任安丘縣委婦聯主任、1949年南下后曾在杭州任廳級干部,現仍健在。
    高桂芹協助白錫政把夏家溝黨組織和革命力量成立組織起來后,大約于1939年農歷五六月離開了夏家溝,其以后的革命經歷,夏家溝人就不知道了。
甘為群眾當牛馬拉犁的趙司令
    夏家溝群眾所說的“趙司令”,是指當時任魯中區沂山軍分區(后又稱魯中四軍分區、魯中三軍分區)的司令員趙杰(1913—1996年)。
    1944年春天,夏家溝群眾進行春耕備播。在那幾年,該村的糧食生產,不只是為了滿足本村群眾,還要供應著駐在村里的分區委和軍分區機關人員,還要支前??稍?944年正月初十,駐沂水等地的鬼子漢奸,趁我分區機關和部隊不在夏家溝的空隙,報復性地偷襲了夏家溝,夏家溝的耕牛損失了不少。同時,村里的青壯年大都參軍支前外出,致使1944年的春耕出現了勞力嚴重不足的情況。對此,駐在該村的魯中四軍分區(沂山軍分區)司令員趙杰,時年31歲,這位1928年參軍并參加長征的老紅軍,后來的志愿軍坦克兵司令員、解放軍裝甲兵副司令員、1955年少將,就帶領司令部全體人員幫夏家溝群眾進行春耕生產,并且自己毅然套上犁,甘為群眾當牛馬拉犁耕田!夏家溝獨立連的人員組成與重要作用
    夏家溝獨立連,并不是全由夏家溝人組成的隊伍,而是由白錫政在1939年春組織了石崮后、孟疃、井丘、葛布口、楊家夏莊、夏家溝等20多個莒北村子的進步青壯年所成立的一支地方性群眾自衛武裝,因在夏家溝成立、常駐夏家溝、長期保衛夏家溝而得名,最強盛時有80多支槍,連夏家溝民兵在內常設100多人。白錫政于1940年8月犧牲后,獨立連規模時大時小,由夏乃臣負責。
    獨立連的存在,是夏家溝作為抗戰前期莒北、沂北和丘南交界山區我黨地方組織和我黨領導的抗日力量公開存在的最大保障和重要依靠。有了獨立連,在1939年至1943年上半年抗戰艱難的時期內,夏家溝的黨組織和抗日力量才沒有被日、偽、頑破壞掉,莒北丘南的抗戰局面才不只是表現為只有國民黨五十一軍在堅持,而是也有我黨領導的夏家溝地方黨組織和抗日力量在旗幟鮮明地堅持抗戰,并側應了五十一軍在莒北丘南山區的抗戰。當然,在那個時期內,夏家溝更是我黨魯中南秘密交通線上的重要中轉站和補給點,還是魯中八路軍主力部隊一次次嘗試開辟莒沂安根據的前哨和進退基地。
    例如,1941年夏秋之交,中共濱北地委為了恢復莒北敵后黨組織,決定組織中共莒北敵后工作委員會,派劉特夫、白長州(孟疃人)、白登彩(孟疃人)、臧孝先、王伯泉等從莒南回到莒北敵后孟疃開展工作。因孟疃及周邊村子經常有小股漢奸和偽軍在活動,特別是鄰近的井丘村就駐有莒縣偽軍一個大隊,敵我力量差別太大,工作一時難以開展。夏乃臣得知后,就與已在夏家溝的白雪青(孟疃人)一起,帶領獨立連前往孟疃,將白長州等人接應到夏家溝。當時,駐井丘的偽軍聽說夏家溝獨立連出動了,竟然沒有出來阻攔。劉特夫等人到了夏家溝后,才正式成立了中共莒縣五區(莒北)工作委員會,白長州任書記,委員有夏乃臣、白雪青、王景五(又寫王京五,葛布口人)等人。
    又如,1942年夏,八路軍魯中一分區派部分部隊到石埠子一帶短暫開展工作。這部分八路軍來時和走時,都到過夏家溝,在夏家溝了解莒北丘南抗戰形勢,接受補給。夏家溝獨立連還派出人員為該部八路軍作向導。
    從1941年底起,獨立連戰士被陸續輸送到上級八路軍正規部隊和莒縣、沂北、莒北等縣獨立營(團)中,人員日趨減少,到1943年10月底,獨立連就不存在了。
    關于1939年春白錫政在夏家溝拉起一支獨立連的事跡,現在正式可查的地方黨史資料有《諸城現代革命史(初稿)》。
                                (待續)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