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搜索
熱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聞熱線:4189188 4360586   廣告熱線:18863607077

绝地求生简笔画:兄弟進士牌匾發現記 (李連科)

绝地求生维护公告时间 www.ajfzn.icu 2019-2-14 15:39| 發布者: 安丘大眾網 |原作者: 李連科 分享到:

摘要: 康熙二十四年(農歷乙丑年,公歷1685年),安丘縣夏坡峰山李氏,兄李霖雨(會試第一名會魁,殿試三甲七十四名),弟李和雨(殿試三甲八十八名)同榜進士。圖為乙丑進士匾。 1995年10月底,我任職市旅游局。其時,安 ...

康熙二十四年(農歷乙丑年,公歷1685年),安丘縣夏坡峰山李氏,
兄李霖雨(會試第一名會魁,殿試三甲七十四名),弟李和雨(殿試三甲八十八名)同榜進士。圖為乙丑進士匾。

    1995年10月底,我任職市旅游局。其時,安丘青云山民俗村土建工程巳經基本結束。根據整體規劃設計,齊魯民俗村內所有建筑風格,是仿造復原一個清末民初,具有齊魯特色的旅游景點。首先,復原安丘縣衙、安丘官宦人家、富有人家、膠東民居、魯中、魯北、魯西南、山區民居。其次是,建造小吃一條街,將山東有代表性的傳統名吃安排在里面。再是,將傳統的民俗文化融進齊魯民俗村中,逐步形成吃在民俗村,玩在村,住在民俗村,看在民俗村?;辜蘋云肼炒蟮氐囊澄幕?、服飾文化、節日文化、婚葬文化、民間娛樂、傳統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等復原落地在民俗村。同年12月初,我們利用冬季無法施工的這段時間到我市西南山區,特別是到輝渠鎮、雹泉鎮、石埠子鎮等,這些還沒有開發的古老村莊去收集舊物。
    記得有一天,北風呼嘯,天空飄落著幾片雪花。我們開著“解放牌”雙排座的汽車,經同去的李坤清推薦,我們來到素有進士村的莊子收集民俗器物。車子由遠及近,從安丘出發,一路狂奔來到了輝渠鎮的李家溝村。發現這個村子南面有山名曰“峰山”,一條小河從村中間穿過。從風水角度看村子占的位置極佳,是塊風水寶地,有山有水,小橋流水人家。風景秀麗,既安靜又封閉的村莊。從自然環境看是個小康之村,富裕之村,比較適合古人的審美觀點,是個安居樂業的好地方。李坤清是從輝渠走出去的大學生,對他的家鄉幾個村子都比較了解,我們所去的李家溝村里,有他中學的同學。經介紹我們和大隊支書聯系,并且安排我們到本村過去較富足的大戶人家進行了解走訪。我們一起走了幾戶,發現有戶人家的南屋里,放著一塊菜板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拿起來發現背面有陰刻的兩行字:“兄弟進士”“康熙乙丑年”。它長100公分寬70公分厚4公分,木質為松木。當時對于這件牌匾認識不足,只知道是個老物件,請他們好好地保存起來,注意收藏,此物件是你們宗族的寶貝。
    后來,因工作調至市文化局工作,在征集《百名進土錄》一書的資料當中,我發現李霖雨、李和雨兄弟倆人在清朝康熙二十四年乙丑年通過殿試雙雙考取進士。李霖雨,字用若,號默齋,安丘縣輝渠鎮夏坡村人,清朝康熙壬子舉人,清康熙二十四年乙丑會魁,以第三甲七十四名中進士,任江南鳳陽旴貽縣知縣。李和雨,字子燮,李霖雨弟,安丘縣輝渠鎮夏坡村人,清朝康熙戍午舉人,清康熙二十四年乙丑以第三甲八十八名中進士,授福建省建寧市、建安縣知縣。我通過認真地比對,確信我曾經見過的刻有“兄弟進士”的木牌匾是很有價值的文物。便于2001年春天,再次來到輝渠鎮李家溝村繼續尋找,經過多家走訪,最后終于打聽到那塊木匾在上年冬天被一個收古董的人高價買去。我便尋根問底,購買它的人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但是主人講,聽口音像是安丘北鄉人,其他的一概不知。從此,這件“寶貝”在我的心中成為了永遠的痛。
    2004年,我從市文化局局長的位置上內退后,收藏界的朋友提議在民間成立一個安丘市收藏家協會。我們幾個愛好收藏的朋友,在青云山西大門西北側,高老師的收藏館召開了第一次預備會議。經過初步統計,安丘市境內的收藏隊伍近百人,他們都在不同的領域,收藏的門類較雜,沒有形成一定的規模,大都在初級階段,成立安丘市收藏協會很有必要。我們在籌備會期間,首先制作了會員表,將安丘市境內的收藏隊伍,收藏的品種及數量,全部進行了普查摸底。在上報普查登記數據時,高老師提供了一個很有價值的線索,我便馬上開車拉著高老師前往一個收藏館內,在其門口后面終于找到了我夢寐以求的那塊“兄弟進士”牌匾。經過討價還價,最后以幾千元的價格收購,我便密不示人,放在最安全的地方收藏起來。我相信,這塊木制的兄弟進士牌匾將來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社會的進步,必定會起到重要的作用,它是輝渠鎮李氏家族的驕傲,也是我們安丘人的驕傲。它是那段歷史的見證,是不可再生的資源,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標志物。它會熠熠生輝的,它是我國古代科舉考試制度的見證,又是祠堂文化的見證。安丘峰山李氏在清代文風昌盛、人才輩出,科第不斷,家學不絕,人才眾多,名家輩出,在吏治、經濟、文學、經學諸方面在全國范圍內都有很大的影響。在清朝近300年的歷史長河中,曾經考取了十三位進士。清康熙二十四年兄弟同榜進士李霖雨、李和雨雙雙經過縣試、鄉試、會試、殿試考取了進土實屬不易,同時也為安丘峰山李氏后來的人才輩出帶了個好頭。根據我們安丘風俗,峰山李氏要在李氏遷入地建總祠祠堂。所有從李家溝遷出的李姓子孫,在春節前要到總祠祭祀祖先。在總祠內掛上取得功名的祖先畫像,并且在畫像前豎著牌匾或者建立牌位,以示后人向取得功名的祖先學習、敬仰。再是,族內后人只要是取得秀才、舉人、進士的,都要到總祠向祖先祭拜。兄弟進土牌匾的發現,充分佐證了安丘峰山李氏曾經的輝煌。
    據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明清進士題名碑録索引》一書載,清朝康熙年間,從清康熙三年至清康熙六十年,共計開考二十一科。安丘籍考取進士有,清康熙三年曹貞吉以第三甲八十三名成進士,孫起綸清康熙九年第三甲一百零八名成進士,李霖雨、李和雨兄弟倆人在清康熙二十四年成進士,劉儼清康熙三十三年成進士。查詢《安丘古志》,明清時期安丘人同榜進士有四人,一是明萬歷年間,江西巡府馬文煒之子馬應龍、馬從龍在明萬歷二十年同榜進士。二是清康熙二十四年李霖雨、李和雨兄弟同榜進士。所以說這塊清康熙二十四年兄弟進士牌匾的發現,對研究安丘古代進士文化,歷史文化,家族文化都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